耀世娱乐-耀世注册登录中心
最新公告: 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耀世产品
400-123-4657
电话:400-123-4657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传真:+86-123-4567
邮箱:admin@youweb.com
耀世入口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耀世入口

你见过哪些恶有恶报的人?

文章来源:147小编 更新时间:2023-02-18 00:04:18

我被网暴,直接骂上热搜了。

因为我的亲生父母在某档无良节目上爆料我不赡养他们。

有病也不给医治,放任他们去死。

网上一片骂声。

但我不后悔,如果可以,我是真的希望他们去死!

1

我是个有爹有妈的孤儿。

5岁那年他们离婚了,没人要我。

本该没什么记忆的年纪,可我却清晰的记得,那天晚上我躲在房间里听着他们在客厅里争吵。

「离婚吧,孩子归你,我还要再娶的。」

「我同意离婚,但是孩子我不能要,你要再娶,难道我就不结婚了么。」

「那怎么能行,我带个孩子,哪个女人还会跟我过日子啊。」

「你怎么那么自私,你带孩子不好再婚,我带个孩子就好再婚了么?」

那时候我才知道,我不是什么父母捧在手心的宝贝,我不过是他们想甩掉的累赘。

因为他们都不肯要我,最后法院判定由他们轮流照顾我。

可是他们并没有照顾我,而是把我丢给了外婆,然后不管不顾。

8岁那年,外婆去世了,他们被迫每个人照顾我一个月。

我成了两边都不沾的孤儿。

我以为自己够惨了,却没想到更惨的还在后头。

2

父母都已经再婚,继父带着一个儿子,继母带来了两个女儿。

无论在谁家,我都没有属于自己的房间。

妈妈家的杂物间有个用破木箱子临时搭建的小床,像个狗窝一样,那就是我的床。

爸爸那边我是直接睡在沙发上。

因为继父的儿子用打火机燎了我的头发,所以我和他打了起来,结果我被我妈狠狠的揍了一顿。

我委屈的发消息给我爸爸,这是外婆在世的时候给我买的一个二手手机。「爸爸,我可以去找你么,我好想你。」

「这个月不是轮到你妈带你,你来找我干什么?」

「你来了,你阿姨家的姐姐在客厅玩耍会很不方便,她们会不开心的,你懂的吧!」

「好吧,我知道了,那就下个月再去找你吧。」

「没事不要给我发信息,爸爸也很忙,爸爸要去陪姐姐玩了,你好好听你妈的话。」

我没有再回信息,那时候的我太无助,太弱小,没有人庇护,蜷缩在杂物间哭泣,蒙在被子里,不敢哭出声音。

因为我知道,如果吵到他们,还会挨揍。

度日如年的煎熬着,终于熬到了去爸爸家的时间。

我一直以为,爸爸是每个孩子心中的保护神,是英雄。

我心中唯一的那点对亲情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爸爸身上。

可现实总那么让人绝望!

3

「爸爸,这个月轮到去你家了,我已经坐上车,马上就到你家楼下了。」

「箱子有点沉,你能下来接我么?」

我有些卑微的问。

「你来怎么不提前说,我要和你阿姨带着姐姐回老家了,你来了不合适,而且你来了我还得和你阿姨说,我不想和她吵架,爸爸已经有了新家,你总是来找我,我很为难。」

这辈子我都忘不掉那种一次次被我心中渴望的亲情鞭挞的痛苦。

「可是……爸爸,我已经到了,妈妈说这个月轮到我住你家。」

很长时间他都没有给我回消息,我只能又给我妈发消息。

「妈妈,爸爸说他回老家了,我进不去家门,我能回你那住几天么?」

我又回来求妈妈。

「这个月轮到你爸照顾你,他不在家,你就跟他要钱住宾馆,然后等他回来。」

「不要一遇到事就回来找我呀。」

我像个皮球一样被他们来回的踢。

「爸爸,那你能给我转点钱么,我去边上宾馆住等你们回来,我已经到楼下了。」

这次他回的很快。

「你当爸爸赚钱那么容易吗,一天到晚的就知道找我要钱,钱是天上能掉下来的么?一点都不懂事。」

他似乎很不耐烦了。

「爸爸,你就给我转200块钱可以。我在宾馆里等你们回来。外面已经下雨了,我没有地方去,还在街上。」

「我没有钱,你赶紧回你妈那去,我这边有事,你别发信息了。」

我身上连坐公交车回妈妈那边的一块钱都没有,只能无措的拖着笨重的箱子在街上走。

4

爸爸的信息不回了,我只能给他打电话,可是一直打不通。

夜色降临,我身上的衣服,鞋子都已经湿了。

我只能不停的给他打电话。

好不容易电话终于接通了,冲进耳朵的就是一顿极不耐烦呵斥。

「哎,有完没完啊。」

「你这孩子怎么那么不懂事,告诉你了爸爸有事,你还打电话。」

我忍不住抽泣,可我没有别的办法,我太小了,只能求助把我生下来的他们。

「爸爸,天要黑了,我还在外面,你能借我几十块钱么,我很饿。」

「要钱,要钱,就知道要钱,我是开银行的么?你连回去找妈妈这么简单的事都不会么。」

「爸爸,你给姐姐零花钱,每次都是几百几百的,我只要几十块钱吃饭啊,而且我借,我长大了还你。」

那边直接挂断了我的电话,之后无论我怎么打电话,都没有人再接通。

5

「妈妈,我找不到爸爸,外面太冷了,我的鞋子,衣服都淋湿了,你能收留我一下么?」

「这个月你该去你爸爸那,你这时候回来,你叔叔会跟妈妈生气的。」

「妈妈,那你能借我点钱,让我去住旅店么?」

之后我收到了她的200块钱。

可没等我找到旅店,就因为淋雨发烧,晕倒在了一个天桥下。

是住在桥下的一个拾荒老爷爷救了我。

老爷爷虽然是拾荒者,但是从来不乞讨。

每次收了对面饭店老板的餐食后,都会在凌晨把饭店门口收拾干净。

夏天除草,冬天扫雪。

但是这次因为我,他去求了饭店老板,请求帮忙,我才算捡了一条命。

而我病着的那几天,我的亲生爸妈没有一个人找我。

等老师找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才知道我丢了。

最后在天桥下找到我,可那时候的我已经不会开口说话,但是看见他们我跟疯了一样的嘶吼,死死的抓住老爷爷的胳膊,藏在他身后。

「我告诉你,你今天要是不跟我回去,以后你就别来找我。」

「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。」

我妈愤愤的说。

可我明显感觉到她有一丝喜悦,甚至眼中满是期盼,期盼我主动放弃和她的联系。

我爸见状也说:「这是你自己不跟我回去的,是你自己选择跟着这个老头的,以后不要怪我!」

最后他们绝然离开,连一块钱都没留下。

即便是他们刚找到我的时候,没有一丝喜悦,全都是责骂,如果不是老爷爷护着我,我虚弱的身子又要挨一顿毒打。

他们从没关心过我这几天是怎么过的,是不是生病了,有没有吃饱,有没有被人欺负。

他们只想摆脱我。

把我像一个垃圾一样扔掉!

我含着泪,默默的记下了这一切,并且在心底里发誓。

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!

6

「丫头,从今儿起,你就是我孙女了,爷爷只要活着,就会护着你。」

在饭店老板的帮助下,我转了学,改了名字。

我不再叫裴悔,我跟老爷爷姓。

姓佟,佟忘忧。

白天上学,晚上去帮饭店老板洗盘子。

他给了我们一个栖身之所。

虽然是简陋的木板房,可是我和爷爷每天都很开心。

我渐渐的又开始说话,开始笑。

这条街到了晚上会有夜市,时间久了街坊们都很喜欢我,看见我都会跟我打招呼。

「忘忧回来啦。」

「忘忧,又去帮爷爷卖废品啊,我帮你推过去吧。」

大家的善良让我对生活又燃起了希望。

我要改命!

7

上大学的时候,我被星探发掘做了明星。

也许是上天眷顾,也许是我拼了命的努力……

仅仅几年时间我便已经跻身一线。

买了房子和爷爷生活在一起,当年的饭店老板在我的资金支持下开了很多家分店。

这样的生活我很知足。

可是我那丧良心的爸却找上了我。

8

「悔悔,爸爸可找到你了。」

我去参加一个商演的活动,退场的时候他冲了过来。

那张本以为已经忘记的脸,现在无比清晰的出现在我眼前。

连带着儿时那些不堪的往事一并浮现,伤口一点点被撕开。

在岁月的消磨下,这个男人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俊朗,黝黑的脸上满是沧桑,穿着破旧的烂衣服,走路也有些瘸。

一看就知道他过得并不好。

当年为了自己的好日子,连亲生女儿都能抛弃的男人,老天又怎么会瞎了眼让他过得好。

我的身体在不自觉地发冷,透彻骨髓。

多年娱乐圈的浸染,见惯了风浪,即便心里心在已经波涛翻滚,可面上依然云淡风轻。

我克制的说了一句:「这位先生,你认错人了。」

然后示意保镖推开他,我头也不回的离场。

留下身后的凄厉的喊声,不停的重复。

「悔悔,悔悔,我是爸爸呀。」

「裴悔,我是你爸爸。」

「你怎么能这样子对我啊!」

9

「欣文,帮我查一下他是怎么找到我的。」

我成名不是一年两年,当年为了混名气参加各种综艺节目,广告,整天在电视上晃的时候,他们没来找我。

现在年纪渐长,我很少参加综艺这种曝光率高的节目。

就算是电影,电视剧,我也会只挑选一些好的剧本和制作方。

以至于这些年我的出镜时间大大减少,只有名声在外。

反倒是这个时候,他为啥突然就找到我了?

欣文是我的经纪人,我俩从刚进圈时候的处处碰壁的新人,一路不离不弃的走到金字塔尖,我对她的忠心和能力完全信任。

「好,我立刻去查,剧组那边要不要帮你请假,你休息几天。」

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,但是从一个没钱没背景的新人能走到今天,最主要的就是因为我敬业。

冬天下河,吃虫子,别的女演员排斥的工作,只要能呈现出更好的效果,我都亲历亲为。

「不用,不要因为我的私事耽误进度。」

可是我这个决定,也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。

10

我爸不知道从哪知道了我的行程,第二天也来到了横店。

收工回酒店的时候,我就看他蹲在酒店门口。

「悔悔,爸爸可算找到你了。」

「你这么多年,怎么不跟爸爸联系呢,你知道爸爸多担心你么。」

他的脸瘦得脱相,眼窝深陷,看着非常恐怖。

呵...

都说面由心生,的确有道理。

当年他狠心抛弃我的时候,那可是白白净净,丰神俊朗。

现在变得瘦削入骨,一脸憔悴,看来这些年没少遭折磨。

活该!

「不好意思,我没有爸爸,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就是我爷爷。你是哪位啊?」

再次见面,虽然厌恶,但已没了恐惧。

我不再是那个凄风冷雨天四处求救的小女孩了,也不需要他的保护了。

而且他又何曾保护过我。

小时候,我在他家只能睡在沙发上。

他那两个便宜女儿总喜欢在客厅玩,恶意霸占我的位置。

一次我发高烧,很想休息,但我的沙发被两人站在上面上蹿下跳,肆意玩闹。

可是我真的很难受,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就去跟她们商量。

「姐姐,我发烧了,很难受,想早点休息,你们可以把沙发让给我么?」

那时候的我虽然小,但是我知道在那个家里我是不受欢迎的,饭吃完了,不敢再添,桌子上的菜我只敢吃面前的一个。

家里炖了鸡,鸡腿她们两个一人一只,而我却连喝口汤都会被训斥。

「你个拖油瓶还想喝鸡汤,你也配。这是我炖给我女儿的,你想喝让你妈给你炖啊。」

「哈哈哈,怕是你妈连饭桌子都不会让你上,我肯让你进屋,你不感恩戴德,还想喝我女儿的鸡汤,你算个什么东西。」

这些羞辱的话充斥着我整个童年,所以我很自卑,很胆小,生怕给别人带来负担。

那次如果不是因为我实在太难受,我根本不敢开口让她们把沙发让给我。

结果我却被她们的妈妈赶出了家门,「你发烧了还敢离姐姐那么近,传染了她们怎么办。」

我爸看到他媳妇生气了,赶紧讨好一般一起训斥我,「这是你姐姐的家,她们每天都会在沙发上玩,你来了她们好心把沙发让给你睡觉,你怎么还得寸进尺。」

「感冒了别传染姐姐,你自己出去玩一会,等姐姐睡着了你再回来,省得传染姐姐。」

然后我就被我的亲生父亲推出了家门。

阴冷的走廊里,我蹲下将自己缩成一团,滚烫的身体没有一点暖意,只感觉一阵一阵的寒意涌来。

最后是隔壁家阿姨回家看到我,给我吃了药,又去敲我爸爸家的门。

看到我的一刻,我爸的脸色瞬间铁青,应该是怪我害他失了面子。

我爸的便宜媳妇过来,叉着腰理直气壮的说,「我家的事,管你屁事,你这么爱多管闲事,怎么不见你把这拖油瓶带你家去养。」

我不愿意对我好的人因为我受到伤害,虽然害怕,但还是弱弱的开口,「爸爸,你别生气了,阿姨给我吃了药,我不会传染姐姐了,我不闹了,你们别生气,别不要我。」

最后自然是不欢而散,但是隔壁阿姨临走的时候说:「如果你们再这样虐待小孩,我就报警举报你们虐童,看看警察会不会请你们进去吃牢饭。」

我知道她是怕她走了以后,我会被我亲爹和后妈毒打。

可是那场打并没有避免,只不过换成了针扎。

密密麻麻的针孔不易察觉,以至于后来我看到容嬷嬷的时候连着做了好多天的噩梦。

11

「悔悔,我知道你还在怪爸爸,可是那时候爸爸也没有办法。」

没有办法?

「你一来,你阿姨就跟我闹,而且你阿姨那两个孩子整天要学各种课外课,爸爸是真的没钱。」

神特么的没办法。

他不说我都要忘了,那个女人拿着我爸的钱,给她女儿买各种好看的裙子,连我摸一下都要被暴打一顿。

两个小孩儿学着大人的样子训斥我,「拖油瓶,别用你在垃圾堆里翻吃的脏手碰我的裙子,弄脏了你赔得起么。」

是啊,我赔不起。

她们去上钢琴课,舞蹈课,绘画课,而我连上学的学费都要受尽辱骂才能得到。

「你一天就知道要钱要钱,你上学有什么用,你们老师也真是的,不知道家里困难么,也不说给你申请个什么补助。」

124块钱,他都不肯给,几张纸币带着四枚硬币摔在我脸上。

我忍着憋屈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却被他一耳光扇在脸上,直接被打肿:「还想哭是吧?老子哪里亏欠你了,供你吃穿,我已经很仁至义尽了。」

「敢哭我就把扔出去,饿死你,冷死你!」

……

回忆一幕幕的清晰。

那些我用尽全力去模糊,去忘记的记忆,因为他的出现有一次被拎了出来。

多看他一眼我都觉得恶心,「别来我这碰瓷,我再说一遍,我没有爸爸。」

可是他哪里是那么好打发的。

12

欣文进门就告诉我,我爸在酒店门口拉起了条幅。

「佟忘忧丧尽天良,不赡养亲生父亲,大逆不孝。」

还在门口搭了个帐篷,准备赖上我。

而且横店这个地方到处都是记者,自媒体,代拍,狗仔。

这么大的瓜,他们怎么能放过。

透过窗户看到了外面的情况,我揉了揉眉心。

我不是怕他,只是非常不愿意去触及那些不堪的往事。

那些负面的情绪会让我整个人都极度难受。

「你查到了什么?」

欣文递给我一个档案袋:「你这个爹也算是个神人。」

不用看,我都能想象出欣文脸上的嘲讽和鄙夷。

「这些年当冤大头养着那母女三人,后来她俩女儿大学毕业就把你继母接到了北京。」

继母……

呵呵,这个称呼就是对我的侮辱。

我轻咳一声,她很快会意,摊摊手,「口误。」

随后继续道,「人家把自己亲妈接过去后,跟这个便宜爹就断了联系,甚至连住址都没有告诉他。」

「你爸很受打击,去北京找了好几次都没找到,然后迷上了赌博,现在输得房子也没了,欠了一屁股债。」

我冷笑:「找我应该是为了钱。」

可我一直都不明白,我成名这么多年,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找我,难道是因为之前自己觉得亏欠我,所以没脸来找我?

后来显然证明了,我想太多。

特么怎么还圣母上了,这是病,得治。

「自信点,把应该去掉,就是为了钱。」

呃...

落井下石你最强。

「继续说。」

13

「他之前没找你呢,应该是没认出来。」

可能是怕我伤心,所以她是一边观察我的状态一边说。

毕竟亲爹竟然连自己女儿都认不出来。

「上个月你带爷爷参加的那档综艺播出,家里有个照片是你小时候和爷爷的合照,应该是因为这副照片,他才认出了你。」

哎,果然,有个80岁老顽童爷爷也是无奈。

那档节目的主持人是我爷爷的偶像,天天想要和偶像近距离接触。

「他欠了多少?」

欣文被我的话惊得立刻坐到我身边,拔高了音量问,「你不是想要给他吧,这就是个无底洞,给了一次就有无数次,而且他当年那么对你....」

我做了个收的手势打断她,看傻子似的看着她,「冷静点,我没病,我是算那个金额够他进去呆几年。」

「赌博违法,但是不一定能坐牢。」

我无奈叹气,这还是我那个叱咤娱乐圈,在资本里游刃有余的经纪人么。

「赌博不能,敲诈勒索就不一定了。」

满是寒意的脸上,勾起一个阴冷笑。

欣文搓了搓胳膊,「啧啧啧,忘忧草又要放毒了。」

我懒得搭理她,「让他上来吧。」

14

「你这么多年,怎么不跟爸爸联系呢,你知道爸爸多担心你么。」

那叫一个情真意切,感天动地。

「是我不找你么?不是你不要我的么?」

我冷冷的声音里,连一丝感情都没有。

现在于我而言,他连陌生人都不如。

我只希望他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眼前。

这辈子,下辈子,生生世世都不要让我再看见。

「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,当年你一声不吭的离家出走了,可把我急坏了...」

我看着他,心底凉透了,「你说这话自己良心不会痛么。」

他到现在还是一副装模作样演戏的姿态。

「爸爸很想你,爸爸老了,现在就一个人,就想陪在我的悔悔身边。」

呵……

「跟我住在一起?你不是最怕我去找你么?你不是说我总找你给你带来麻烦么。」

「陪在我身边?你觉得你配么?」

「我很忙,如果我是你,会珍惜现在这个机会说点重要的。」

总是有人拎不清,经过那么多事情,还跟我打什么感情牌。

他不累,我都觉得恶心。

「悔悔,爸爸现在没有住的地方,你能给爸爸点钱,让爸爸先住酒店么。」

「或者你先忙,等你忙完,我们再聊。」

还真是天道好轮回,「我没什么和你聊的,当你不管我死活,把我一个人丢下的时候,我们就没关系了。」

「裴悔,我告诉你,我现在是跟你好说好商量,你别不识抬举,否则……」

呦,摊牌了,不装了?

对嘛,这才是正常的状态。

「否则你就怎样?」

「否则?」他皮笑肉不笑挂在脸上,衬得他更加无耻,「否则我就去告诉所有人,你是个什么东西,别以为改名换姓你就能摆脱你得过去。」

我心里冷笑,这人脑子是不是被狗吃了。

如果之前我受的那些苦被网友知道,我会收获更多得同情,对我更有利。

只是我并不喜欢被人同情。

见我不说话,他以为我是怕了,得意的继续说,但是语气也明显好了不少。

「悔悔,我毕竟是你亲爹,咱们是血脉亲人,这一层关系是割不断的。你的钱就是我的钱,你有钱不给我这个亲爹花,难道都拿去养那个死老头子?」

我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情绪,欣文走过来坐到我身边,拍了拍我的手,我知道她是怕我一个控制不住,暴揍渣爹。

「你想要多少呢?」我笑着问,笑意不达眼底。

「3000万。」钱数喊得中气十足。

呵……

3000万。

好一个狮子大开口。

三千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确实不能算是巨款。

可我凭什么给他。

大白天的做梦,竟想美事,也不怕天上下个雷,活活被劈死。

「3000万,呵……」我轻笑一声。

「我也不管你多要,你现在是大明星,多的是男人给你花钱,这点钱对你来说小意思了。」

「裴先生,你嘴巴放干净点。」

他倒是不生气,「你好好想清楚,要是不想被网爆说你狼心狗肺,抛弃亲爹,不想自己大家千金的人设塌房,就赶紧准备钱。网友才不在乎什么真相,他们只喜欢吃瓜,你想清楚。」

我眼神灼灼,盯着他。

「不用想,你一分钱都拿不到。」

「当年你遗弃我,让我自生自灭的时候,就已经断了我们的情份,现在想敲诈勒索我,做梦呢。」

「你要是敢胡来,后果你恐怕承担不起!」

【后续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阅读全文】

【返回列表】

上一篇 : 废品站老板花3毛钱收的一个铁块儿,转手居然卖了260万

下一篇 : 一个收破烂的心路历程

网站首页 关于耀世平台 耀世产品 耀世知识 耀世注册 耀世登录 耀世入口 耀世APP 联系我们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电话:400-123-4657传真:+86-123-4567
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12-2018 耀世平台-耀世注册登录娱乐中心 版权所有 粤IP*********

分享到:

平台注册入口